隆德建築研究所-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業主的夢想與勇氣是偉大建築的起點

台灣建築缺乏國家意志

建築絕對是一個文化、國家意志的象徵

陳水扁總統在台灣工程師聯盟成立致詞,指台灣建築缺乏獨特性、主體性的反省和質疑,本人認為台灣建築在私部門的表現還比較有活力一點,至少私人企業主為表現公司的文化與意志,會注重建築過程的關鍵掌控,所以最後建築成品的表現,雖然離世界級尚有距離,但至少能感受其努力的精神。

但官方建築的表現就令人扼脕不已,尤其現在不景氣,所有營建工程公家所佔比例最大,若公共工程能爭氣一點,則我認為這是一個良好的機會來宣告新台灣國家的意志及活力。

法國密特朗總統在位時推動羅浮宮改建及其他重要的建築計畫,他的目的是要使法國恢復像太陽王路易十四時代是歐洲文化的重心,前蘇聯在十月革命成功政權成立之時,也是昭告全國建築師要展現出新國家的意志來,日本東京新都廳競圖也在宣示一棟使用壽命二百年而且能表現日本國力水平的建築。

舉上面例子,無非要告訴各位,建築絕對是一個文化象徵,國家意志的象徵,只有不明其理的人才會誤認為那些意志的宣示只是口號而已。

我曾為公家競圖徵選建築師的現況行文給陳總統,總統府又轉給公共工程委員會責其代為回函,結果是法律如此規定,沒辦法改。

如果我們競圖規則弊端無法改善,則建築流程第一關慎選建築師就出現了問題,怎麼可能挑選得出設計國家意志的建築師來。若競圖制度不改,則再一百年,總統致詞仍然會是「台灣建築缺乏獨特性和主體性」。

設計建築師若沒有思想,則聘請日本最好的營造廠來蓋也是沒有用,仍然缺乏獨特性和主體性。

依我們現在的公家競圖徵選建築師的規定,從公開徵圖到交圖,不得低於十四天,這個日期是依採購法定的。也就是說公家機關選設計思想的採購行為,視同如採購冰箱、電腦產品一樣。十四天,建築師要從看現場、構思意念、找資料、繪圖、做預算、編工程進度、寫設計規劃報告、繪透視圖……等,要在十四天內完成。

試想,若沒內定或預先知道比圖消息,建築師在這種短時間壓力之下,所呈現的只是考試用的快速設計而已!若要追求什麼獨特性、主體性,我想根本就如煮沙成飯,不可能。

有些機關會說「我們交圖期限放寬為十七天、二十天算夠好了」。有這樣的法規,就有這樣的公務員,你能奈他何?你能奈法規何?

只要有決心意志,建築案子再小,都會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君不見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在大阪的作品「住吉之長屋」,寬度三點五公尺,長度只有十四公尺,蓋二層樓。論規模,比目前任何台灣沿街透天厝還小,結果人家有志氣,全世界建築師還不是坐飛機,絡繹不絕的飛到大阪去參觀?

我們的公共工程百分之九十九規模都比他大吧!但這種作品是十四天設計得來的嗎?公共工程會的官員們,你們若不是希望台灣在百年後仍然欠缺獨特性、主體性建築,拜託拜託提振一下心力。

本文 2002/11/07 刊載於台灣日報

其他問題或意見請教 本文意見回覆

* 必填

*大名
*email

*問題或意見

 


(廣告推銷者將不予回應)
*驗證碼

 

BACK TOP


隆德建築觀點:
隆德建築研究所網友來函
一次偶然的機會登上貴所的網站,高興看到台灣又有一位執著於自己理念與設計精神的建築師為了專業上的堅持而積極投入創新與研發,這真的是對設計界的一種激勵與啟發。

回顧業界,畢竟現今有太多的建築師在執業的心態與專業設計能力的養成教育上只重表象而缺乏內涵,重利益而輕品質,導致一推的都市之瘤應然而生,附其設計背後的理論基礎更是無法讓人茍同。

真希望有更多的設計人能繼續為了台灣這塊地土的永續發展堅持下去.

台北縣 吳健民


郭建築師您好,

拜讀網上隆德觀點上的幾篇大作,心中頗有同感,尤其是台灣觀點的部份。這個是我在歐洲、美洲及南亞5年多施工後很深的感觸,也是促使我回到台灣唸研究所的動力。

希望未來有更多的機會與您請教。

台中 謝南陽


若您也有同感或意見,請不吝告訴我們
郭隆德建築師之建築觀點清水混凝土建築專業設計監造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