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德建築研究所-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業主的夢想與勇氣是偉大建築的起點

影響建築的一些哲學觀念- 之1

對於設計人來說,影響他最原始、最隱微的莫過於他的宇宙觀、世界觀。為什麼得普立茲獎的建築師會那樣思考,而我卻是這樣的思考,這個分野在人文素養、價值觀上就分岔了,早在還沒有設計之前就分開了。

有人說:哲學既是最高貴的,又是最平凡的,哲學從細小事務的裂縫中,打開人類的廣闊前景。但哲學是如何影響建築師的呢?寫這個題目的原由是這些年來我在東海謝仲明教授座下學哲學的一些想法,也為台灣的建築界介紹一些哲學家的觀念,這些觀念到現在都持續在影響創作者。

國外的建築師大都有基本哲學觀念的認知,所以他們的作品每每都能推開既有的觀念,掀出一個建築的新面貌來。台灣的建築師在這方面顯然心有餘而力不足,常常無意間會步隨國外?有建築的足跡,造型外觀也隱隱約約看得到國外建築的影子,似乎可以說,台灣建築師的造型觀念的來源,非常依賴在已發表的國外建築作品上。在建築創作上,台灣仍是處於童騃的狀態,尚未斷奶。

20世紀最有哲學氣質的建築師是Louis Kahn,我認為影響他最大的是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What is? … ?』是大家熟悉的蘇格拉底提問方式,蘇格拉底藉由提問問題來考察觀念的構成,及其重要的核心本質。在Louis? Kahn的草稿,可以看到蘇格拉底式的提問。

Kahn在上設計課時會問學生:圖書館是什麼?街道是什麼?場所是什麼?……等等,藉著不斷的疑問,使設計觀念漸漸回歸到問題的本質,避免陷在既有的模式中。
在設計思考的進行中,會經過很多的選擇和判斷,但這些判斷所依據的標準是不是可靠呢?這些標準必須要確實可靠的,那樣我們依賴它推演下去的設計結果才會是正確穩固的。

蘇格拉底式的思想辯詰方式,還有一個好處:會讓建築師回溯到最初的原點,設計從最初的問題下手,而不是從翻閱雜誌入手找靈感;Louis Kahn自從設計耶魯大學美術系館之後,他就不再翻閱建築雜誌了,他已明白設計之道。他清楚追求心目中的理想方向,而不會在乎別人的設計了。

接下來談影響西方思想很深的柏拉圖,特別是他的理型觀念 (ideal form)。Plato認為真實不變、永恆的東西存在於理念。感官所知覺的世界是變化流動的,它不是真實的世界。感官世界所有的事物是理型世界的複製品或反映而已,理型是萬物原始永恆的原型。

他把世界分成感性與理性兩種,感性是易變的、不真實的;理性是不變的、唯一的、真實的。模仿者只碰觸模仿物的一小部分,也就是表相,雖能做種種模仿,但離隔真理卻很遠。Plato認為:模仿的藝術家,就好像劣等人娶劣等人生出劣等的後代。(但我認為這種比喻有點傷人。)

在Louis Kahn的草稿中有記載ideal form的字,可以猜測Louis Kahn也是要去追求建築的理型,例如:住宅的理型、學校的理型、集會所的理型…..等等,世間已有的建築只是理型世界的複製品而已,雜誌刊登的作品也都是理型世界的複製品,所以Louis Kahn不再從複製品中觀摩,甚至可以說他拒絕複製品的干擾,直接把目標定在追求理型。

從Plato的ideal form看來,我臆測西方的建築師能不斷的超越現成既有的建築形式,可能在於每個建築師都矢志於追求ideal form,不甘於從世間的複製品中找靈感之故。

2007年10月中有一位法國高中的交換學生來我家住兩個禮拜,她說在法國高二的課程,每個禮拜要上哲學課2小時,高三社會組的學生每週則要上8小時的哲學課程,可見法國非常重視哲學教育。

Plato的理型觀念,對西方人來說是國民常識。我們的高中卻浪費時間學「最博大精深的三民主義」,我認為三民主義是馴化台灣人成為殖民奴隸的基本教材。Plato又認為善的理念是一切理念的泉源,一個沒有善念的人是沒辦法探窺ideal form的,所以一個人在道德上需要具備善的本質,才有可能成為一個好的創作者。

有些建築師為了爭取業務,而使用不公平不正當的手段,這些人的作品當然不可能好到哪裡去。

................待續

其他問題或意見請教 本文意見回覆

* 必填

*大名
*email

*問題或意見

 


(廣告推銷者將不予回應)
*驗證碼

 

BACK TOP


隆德建築研究所網友來函
一次偶然的機會登上貴所的網站,高興看到台灣又有一位執著於自己理念與設計精神的建築師為了專業上的堅持而積極投入創新與研發,這真的是對設計界的一種激勵與啟發。

回顧業界,畢竟現今有太多的建築師在執業的心態與專業設計能力的養成教育上只重表象而缺乏內涵,重利益而輕品質,導致一推的都市之瘤應然而生,附其設計背後的理論基礎更是無法讓人茍同。

真希望有更多的設計人能繼續為了台灣這塊地土的永續發展堅持下去.

台北縣 吳健民


郭建築師您好,

拜讀網上隆德觀點上的幾篇大作,心中頗有同感,尤其是台灣觀點的部份。這個是我在歐洲、美洲及南亞5年多施工後很深的感觸,也是促使我回到台灣唸研究所的動力。

希望未來有更多的機會與您請教。

台中 謝南陽


若您也有同感或意見,請不吝告訴我們
郭隆德建築師之建築觀點清水混凝土建築專業設計監造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