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德建築研究所-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業主的夢想與勇氣是偉大建築的起點

影響建築的一些哲學觀念- 之2

在希臘羅馬時代,影響建築較大的哲學家還有 Pythagoras ( 就是發現數學畢氏定理的畢達哥拉斯 ),他認為美是和諧,合乎比例,不論是平面或立面,安排柱列還是開設門窗,很多建築師都仍會用比例原則修正設計,只是每個人的依據不同,有的人依照別人制定的數學比例;有的人相信自己的感覺來判斷,我是實證主義者,相信自己比較可靠。

再來談亞里士多德,他認為:Beauty depends on magnitude and order,Order在國內被翻譯為秩序,成大建築系老師王維潔翻譯為『道』;而我認為Order需要講得更清楚才能被人暸解:Order具體的意思是:一個群體與其各組成元素之間的本來秩序,它是合理、清晰、容易體會的。路易康常提到Order ,我認為這個Order很像理型的Form。

Vitruvius Pollio (1B.C. 羅馬建築師,著有〝建築十書〞) 說:建築包含秩序平衡、適當安排、合乎比例、對稱,天衣無縫的結合,還有大小輕重的分配。Now architecture consists of Order, and of Arrangement, and of Proportion and Symmetry and Decor and Distribution. 其中 Decor 以前的人都誤譯為裝飾,但Decor的意義是天衣無縫的結合,( faultless ensemble of a work composed),建築物免不了有收頭和接頭,這些收頭和接頭的處理都需要天衣無縫,西方早在Vitruvias時代就有了注重細部的傳統,到20世紀德裔建築師Mies Von der Role仍然強調:在細部中看得到神。

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師L.B. Alberti (1435 AD,著有《The book on Architecture 》)主張建築要符合 law of congruity(一致適合,共同),亦即 principle of unity。

綜合以上的意見可以說:古典「美」的要素在於和諧 ( 合比例、對稱、平衡 ),整體性 ( unity ),以及完美性 ( Perfection指天衣無縫,看不到毛病 )。舉例來說:陽台時怎樣才會與本建築有整體感?而且要結合得天衣無縫?即使增一點點減一點點也不行,屋頂突出物怎樣才會與主建築體有整體感?而且要結合得天衣無縫?雨庇也可以用這樣的觀點來檢討整體感。

看咱台灣國內建築師的平面,反映出大部分的思維都被一個隱形的框框在限制。所以往往被動的陷在表皮做立面造型; Kant認為藝術的最高準則是自由,這個自由是脫離刻意造作,脫離既有成見的限制,脫離修修補補。材料要讓它像它原本的面貌,像混凝土拆完模,就不要再粉飾,鋼鐵就要有鋼鐵的個性,使材料自由且真誠的呈現,清晰的表達出它的個性來。

每一個哲學家都給我們不同的角度看世界。尼采認為世界是由力的單位組成的,不是由物質組成的,力有多種的存在方式,如動物體力,衝力、活力等等,尼采稱之為Will to Power(力的意志)。今天若以尼采力的觀念來看建築,則我們可以把光當作是力的展現,牆也是力的展現,柱也是,樑也是力的展現,拱也是,圓頂飛扶壁也是,都是在展現力的存在意志,可以說建築史中所有的結構形式,都是各種材料力的意志展現。有了這樣的觀念,理解建築就會有不同的想像。

接著談黑格爾,Hegel認為世界萬象是心的表象,物只是心的感覺的組合。美是精神理念得到適當的實質軀體,精神充填在可感官知覺的物質性上,就像是一個靈魂要配上一個身體,才能表達這靈魂的特性般,因此美或不美,端視於所做出的軀體是否配當於那個精神理念。

於是建築就像不講話的人,但是它的形體會顯露出它的靈魂。Hegel認為藝術是絕對精神的具體化和形軀化。

所以一個美的作品,它的內在本質是精神觀念,而它的外在,則是物質形體。從事藝術創作的人,就是要把心中的理念、情感賦予形軀化,這過程並不容易,需要具備人文內涵,才能適巧的做出來。

波籣猶太人Danial Libskind建築師在設計柏林猶太人館時,開窗的形狀如利刃劃過的傷口,主入口選在由既有的舊建築物中進入,有一個庭園用傾斜的柱體排疊。

他想表達猶太人在遭遇後的心理:被傷害、被壓迫、失去平衡、隱藏在深處、找不到出口的經驗。在紐約世貿大樓原址的競圖提案中,Danial Libskind在原址保留深20公尺的廢坑,作為911事件的傷口。

我們看很多國家的公共建築,或是公司的總部大樓,都想要藉由建築物來表達國家的精神或是公司的經營理念,《建築是文化的表徵》這樣的觀念都是Hegel看法的延伸。

APEC建築師宣言也說明建築的精神性格:

一種文化最能垂諸永久,最富於啟示的紀錄,即是它的建築。在所有的一切藝術中,建築最能生動地透露出它那一個時代的社會、經濟及文化進步的情況,同時也給所有過去的時代,留下了人類行為和價值的永久證據,它是永不會停滯的,當人們的習慣、需要和欲望改變時,建築亦隨之改變。


經由建築,人們可對當地的民族習性、民族精神及生活方式作深入的了解,因為建築是融合社會的文化和歷史淵源,利用自然氣候、天然資源和經濟力量,經過原有的知識和創造力及自由的思想和自由的行動塑造後的結晶,所以一個國家的過去、現在以及對未來所懷抱的希望,均深深的銘刻在它的建築上,也在建築的面貌上留下了恆久的痕跡。

西方建築師的個人風格都很明顯,而且這種明顯的風格等同於創作者本身,這種主張來自Eugene Veron (1825-1889) 在1878的著作《L’esthetique》:A work is beautiful when it bears strong mark of the individuality of the author, of the permanent personality of the artists, and of the impression upon him by the sight of the object or event rendered.

一個美的作品必然帶有強烈的作者個性,以及作品的表達力。作品之美跟作者的才智、情感、個性深度、表達力是成正比的,亦即不跟風,不庸俗是創作者的根本條件,我們試著回想世界有名的建築家們是不是都是深具個性?妥協的建築師只能在舊有的泥沼中翻滾。

引導建築前進的動力是什麼?有一派認為是精神,也有人主張是物質。 Hegel 認為推動歷史前進的力量是精神理性,而 Marx 認為促成社會改變,把歷史向前推進的是社會的經濟力量。

Marx把物質、經濟和社會方面的各種條件,稱為社會的基礎,這些物質條件支撐著整個社會每一個思想和看法,所以政治、法律、宗教、道德、哲學都是建立在社會物質基礎上面的上層構造。

依馬克思的看法,改變建築的基本因素可能是:大型起重機、揚昇機械及預拌混凝土的壓送設備,決定了今後建築工法的進展。但以建築的發展經驗來看,建築的前進不是只靠精神力量或只靠物質力量,應是如人之兩腳,是一個導引另一個前進;有時候精神理性先行,刺激了物質的發明;有時候物質發明在先,然後刺激了下一步的精神發展。

................待續

其他問題或意見請教 本文意見回覆

* 必填

*大名
*email

*問題或意見

 


(廣告推銷者將不予回應)
*驗證碼

 

BACK TOP


隆德建築研究所網友來函
一次偶然的機會登上貴所的網站,高興看到台灣又有一位執著於自己理念與設計精神的建築師為了專業上的堅持而積極投入創新與研發,這真的是對設計界的一種激勵與啟發。

回顧業界,畢竟現今有太多的建築師在執業的心態與專業設計能力的養成教育上只重表象而缺乏內涵,重利益而輕品質,導致一推的都市之瘤應然而生,附其設計背後的理論基礎更是無法讓人茍同。

真希望有更多的設計人能繼續為了台灣這塊地土的永續發展堅持下去.

台北縣 吳健民


郭建築師您好,

拜讀網上隆德觀點上的幾篇大作,心中頗有同感,尤其是台灣觀點的部份。這個是我在歐洲、美洲及南亞5年多施工後很深的感觸,也是促使我回到台灣唸研究所的動力。

希望未來有更多的機會與您請教。

台中 謝南陽


若您也有同感或意見,請不吝告訴我們
郭隆德建築師之建築觀點清水混凝土建築專業設計監造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