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德建築研究所-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業主的夢想與勇氣是偉大建築的起點

建築師的工地

1.

我喜歡到工地去,除了自己設計的工地,別人的工地我也一樣喜歡參觀。近些年,蒙好友江建築師的關係,也每年都到日本參觀工地。台灣的工地對於髒亂都習以為常,好像在難民營中工作;日本的工地就比較整潔,感覺心情比較舒服,工地的良好環境應該會影響施工的水準,日本建築師青木淳就說:『在工地,從機械工具到螺絲釘,所有的東西都各就其位,條理分明,工地運轉得像鐘錶般流暢。在日本,這種職業道德被當成是看不到的建築之美,是建築必備的一部分。』,工地雜亂等於在第一回合就被打入敗部了,不管再怎麼說一些施工多用心的肉麻話,都是多餘了。

2.

以前的設計者就是施工者,所以他在工地可以如臂使指,隨時的更正原先設計圖的失誤,直接的做修正。現代的設計者與施工者不同人,在設計者與施工者分離的情況下,造成設計者無法關注在成型過程中的建築,不能適時的對自己的作品提出更正改善,失去讓建築品質越來越好的機會。

3.

有些營造者沒有詳細閱覽圖面,就分工種發給小包去做,有的營造廠會詳看建築圖,即使這樣,營造者也很難洞悉建築師設計時的判斷觀點。所以在工地中,營造者全心所在乎的只是照圖施工,不會去體會建築師在設計時對這棟建築的情感。對我而言,每一個設計案在精神上都像是自己的孩子,都希望它被投入想像與情感好好的蓋起來,這樣在10年或者20年之後,回頭看這棟建築時,心中才會感到安慰與滿足,對自己有所交代。

4.

我在參觀工地中有時會看到一些無厘頭的做法,像是對於施工者是危險的而且在設計上也是無意義的事。台語有一句話叫『一理通,萬理徹』, 設計者若思考不清楚,就會出現小動作一堆,但結果卻是負面的作法。我很喜歡原廣司說的一句話:『我不只是感受到追求好設計與機能的重責大任,我還感受到面對百千位營造工人的責任負擔』。設計者應該要具有這種胸襟,才夠資格稱為Architect吧!

springna 回應:

認同!
畢竟大多數施工者的專業素養未及學術者的標準,這問題的根本因在於,我們對施工技師的教育與培養還沒有好的方法和養成.
拭目以待

2014/2/15

 

其他問題或意見請教 本文意見回覆

* 必填

*大名
*email

*問題或意見

 


(廣告推銷者將不予回應)
*驗證碼

 

BACK TOP


隆德建築觀點:
隆德建築研究所網友來函
一次偶然的機會登上貴所的網站,高興看到台灣又有一位執著於自己理念與設計精神的建築師為了專業上的堅持而積極投入創新與研發,這真的是對設計界的一種激勵與啟發。

回顧業界,畢竟現今有太多的建築師在執業的心態與專業設計能力的養成教育上只重表象而缺乏內涵,重利益而輕品質,導致一推的都市之瘤應然而生,附其設計背後的理論基礎更是無法讓人茍同。

真希望有更多的設計人能繼續為了台灣這塊地土的永續發展堅持下去.

台北縣 吳健民


郭建築師您好,

拜讀網上隆德觀點上的幾篇大作,心中頗有同感,尤其是台灣觀點的部份。這個是我在歐洲、美洲及南亞5年多施工後很深的感觸,也是促使我回到台灣唸研究所的動力。

希望未來有更多的機會與您請教。

台中 謝南陽


若您也有同感或意見,請不吝告訴我們
郭隆德建築師之建築觀點清水混凝土建築專業設計監造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