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德建築研究所-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業主的夢想與勇氣是偉大建築的起點

塑造台灣自己的建築典範

我們應儘速走出中國陰影,建立自我風格,蓋出足以傲人的世界級建築。

依照社會學習論的觀點,每一個人的思想行為都是被社會影響所致,所以建築師的創作,也是被他身所處的社會種種觀念所制約。

只是這種魔咒的力量幽微的隱藏在建築師的起心動念處,它不會明顯的影響建築師平面規劃或立面的喜好,但他是確確實實的在最初判斷的起始裡,做了轉折的作用。

要理解戰後國民黨統治的五十餘年間台灣建築何以成為今日的面貌,本人認為不能忽略這種幽隱的力量。我們常說建築是文化的表徵,在此我們試舉一個有趣的對照,來觀察日本時代與國民黨時代的建築來比較。

以戰後國民黨傾全巢之力所興建的孫逸仙紀念館及中正紀念堂,與日本時代所蓋的建築來比,哪一個比較耐得住時間的考驗?在日本時代所蓋的建築物的前面,我們感受得到精確、謹慎、負責的精神,在國民黨統治者的紀念堂前面,我們感受到的卻是龐大但粗糙、馬虎。

不論就建築設計或營造施工的角度來對照,國民黨都落後日本時代許多。也許國民黨有自知之明吧,所以才會大量的拆除全台灣日本時代所蓋的建築,以免露出兩種文化差距的馬腳。

人焉瘦哉,看建築就是再看一個文化的面向,高下立判,人焉瘦哉!

幾年前,台灣建築師雜誌的某編輯,曾親口問日本新建築雜誌的主編一個問題,「全世界各國好的建築作品,你們都有刊登出來,但為何不刊登台灣的建築作品。」這位日本主編很客氣回說,「我們一直對台灣建築有密切持續的觀察,但到目前還沒發現。」

台北有很多號稱大師級的建築師,就跟演藝界很多天王天后一般,國內稱呼可以,到國外卻只能冰藏起來,當真不得的。

直到現在,我們社會媒體所推崇塑造建築的典範,仍然祇是流行的追風表現而已,有哪一棟得獎的建築能在三、五年後仍然能散發出建築的魔力?台灣建築的明星期壽命,大概和流行歌曲一樣吧!

到底是中了什麼樣的魔咒,台灣的建築如此柔弱無力。看看我們新蓋的大學校舍,有的如大型幼稚園,有的如愛麗斯夢遊記的古堡,但卻拙劣粗糙,有這樣的建築,我們怎樣期待他是一個培養思想巨人的場所?

澳洲有雪梨歌劇院、西班牙有高地的聖家堂,芬蘭、巴西、日本、美國、法國等等,每一個國家都有他足以吸引世界觀光客前來朝聖的名建築,台灣應趕快在二○○八年之前,振作心力,蓋出世界級的建築,讓台灣能從中國的陰影中走出來,建立台灣自己的典範。

本文 2002/11/12 刊載於台灣日報

其他問題或意見請教 本文意見回覆

* 必填

*大名
*email

*問題或意見

 


(廣告推銷者將不予回應)
*驗證碼

 

BACK TOP


隆德建築觀點:
隆德建築研究所網友來函
一次偶然的機會登上貴所的網站,高興看到台灣又有一位執著於自己理念與設計精神的建築師為了專業上的堅持而積極投入創新與研發,這真的是對設計界的一種激勵與啟發。

回顧業界,畢竟現今有太多的建築師在執業的心態與專業設計能力的養成教育上只重表象而缺乏內涵,重利益而輕品質,導致一推的都市之瘤應然而生,附其設計背後的理論基礎更是無法讓人茍同。

真希望有更多的設計人能繼續為了台灣這塊地土的永續發展堅持下去.

台北縣 吳健民


郭建築師您好,

拜讀網上隆德觀點上的幾篇大作,心中頗有同感,尤其是台灣觀點的部份。這個是我在歐洲、美洲及南亞5年多施工後很深的感觸,也是促使我回到台灣唸研究所的動力。

希望未來有更多的機會與您請教。

台中 謝南陽


若您也有同感或意見,請不吝告訴我們
郭隆德建築師之建築觀點清水混凝土建築專業設計監造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