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德建築研究所-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業主的夢想與勇氣是偉大建築的起點

建築師的脊樑

世界知名的西班牙畫家 達比斯 曾說:「畫家有兩種,一種是繪圖的,一種是思考文化的」,他的意思是說,有些畫家只在乎在繪畫型式和技巧用功夫;但有些畫家則不甘只是做畫工,更要往前走去思考人的問題,這就是思考文化的畫家。當然後者在藝術史上的地位較高,而繪畫功夫好的人則享有世俗的金錢和名位。思考文化的創作家因為獨立思考,有自由衝擊的基因,所以是威權社會極力壓抑的對象;而繪工型的畫家只要餵以金錢和虛名,它便服服貼貼,人的尊嚴可以不顧,較好管理。

用上面的引言來看台灣的建築界,似乎台灣的建築師都偏重喜歡設計型式和技巧的那一邊去。

台灣的建築作品很少被國外的重要專業建築媒體刊登,為什麼呢?我想是台灣的建築師捨本逐末習慣了,長久懶於對所在土地作深切的思考,反而是很機伶的抄襲一些原本就不屬於這塊土地上的樣式。當置身於這些光鮮亮麗的建築物前面時,我們不但沒有感動,也沒有感覺,沒有那種氛圍。若不到建築現場,我們不知這些作品原來只能用照片觀看,不能到現場體會的。建築師的使命和理想是蓋出這樣的建築嗎?台灣當代的建築文化是這樣嗎?

我們來看目前規範建築師執業的建築師法,第一條條文是:「中華民國人民經考試及格者得充任建築師。」這一句話放在第一條,給人的印象是考試最重要,建築師只是繪圖工,而且是文憑考試主義之下的產物,不用大腦思想的人。最近建築師公會在研擬修改建築師法,第一條要參考會計師法的條文,只是把會計師文字換成建築師:「為提升建築師專業品質、維護公共利益,特制定本法。」,建築師抄襲的習性不自覺地流露出來;這一句話內容比現行條文固然有進步一些,但仍充滿了商人的味道,沒有建築師的理想性。

一個人所站在的高度,決定了他視野的寬廣;我認為建築師法第一條是建築師的脊樑,他必須揭櫫建築師的理想和使命,它攸關建築師的定位:究竟只是一個繪圖請照工呢,還是一個建構台灣文化的要角。

以下,本人願拋磚引玉,嘗試為建築師法第一條,打造堅實的脊樑:

『建築師融合社會的文化和歷史精神,經由創造力以及自由的思想和自由的行動,把人類對未來的熱望表達在建築上,因此,為增進人類福祉、健全建築師職業發展,特制定本法。』,這樣的條文相信才會激發建築師的熱情信仰,才會讓建築師執行業務時有個精神標竿,讓他不至於沉倫於虛榮的追逐,而喚醒他對這塊土地的愛與榮譽。

希望這篇文章能引起台灣的建築師前輩們對建築師法第一條條文內容的關心。

本文 2004/11/26刊載於台灣日報

其他問題或意見請教 本文意見回覆

* 必填

*大名
*email

*問題或意見

 


(廣告推銷者將不予回應)
*驗證碼

 

BACK TOP


隆德建築觀點:
隆德建築研究所網友來函
一次偶然的機會登上貴所的網站,高興看到台灣又有一位執著於自己理念與設計精神的建築師為了專業上的堅持而積極投入創新與研發,這真的是對設計界的一種激勵與啟發。

回顧業界,畢竟現今有太多的建築師在執業的心態與專業設計能力的養成教育上只重表象而缺乏內涵,重利益而輕品質,導致一推的都市之瘤應然而生,附其設計背後的理論基礎更是無法讓人茍同。

真希望有更多的設計人能繼續為了台灣這塊地土的永續發展堅持下去.

台北縣 吳健民


郭建築師您好,

拜讀網上隆德觀點上的幾篇大作,心中頗有同感,尤其是台灣觀點的部份。這個是我在歐洲、美洲及南亞5年多施工後很深的感觸,也是促使我回到台灣唸研究所的動力。

希望未來有更多的機會與您請教。

台中 謝南陽


若您也有同感或意見,請不吝告訴我們
郭隆德建築師之建築觀點清水混凝土建築專業設計監造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