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德建築研究所-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業主的夢想與勇氣是偉大建築的起點

建築師賦予建築的文化性格

前言

一種文化最能垂諸永久,最富於啟示的紀錄,即是它的建築。社會大眾若對於建築師及土木結構技師產生混淆,對於台灣的建築及建築文化將產生深遠的負面影響。

因此,本文目的在正本清源,讓社會大眾明白建築的本質與建築師的核心專長,及與土木技師結構技師的關係,及差異所在。

一、優秀的建築代表國家的榮譽

建築為藝術之母。世界各國都非常重視建築文化所帶來的觀光吸引力。從下面APEC建築師宣言可以充份說明建築的文化性格:

一種文化最能垂諸永久,最富於啟示的紀錄,即是它的建築。在所有的一切藝術中,建築最能生動地透露出它那一個時代的社會、經濟及文化進步的情況,同時也給所有過去的時代,留下了人類行為和價值的永久證據,它是永不會停滯的,當人們的習慣、需要和欲望改變時,建築亦隨之改變。

經由建築,人們可對當地的民族習性、民族精神及生活方式作深入的了解,因為建築是融合社會的文化和歷史淵源,利用自然氣候、天然資源和經濟力量,經過原有的知識和創造力及自由的思想和自由的行動塑造後的結晶,所以一個國家的過去、現在以及對未來所懷抱的希望,均深深的銘刻在它的建築上,也在建築的面貌上留下了恆久的痕跡。

所以如果要看一個地方的文化總體印象,建築無疑是最直接也是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表徵。

優良的建築,會帶給國人信心和驕傲,也是代表著國家存在於世界的一個文化表徵,所以全世界有眼光的領導者都想在自己的國家內蓋一棟足以光耀國家的建築。

如法國密特朗總統於任內卯足全勁,要復興巴黎為歐洲的文化中心地位,所以有羅浮宮的整建計畫、LA.DEFENCE的國際競圖。澳洲有雪梨歌劇院、西班牙有高地的聖家堂,日本也不遑多讓,從東京新都廳到大阪關西國際空港,其他如芬蘭、巴西、美國、英國、德國等等,每一個國家都有他足以吸引世界觀光客前來朝聖的名建築;在在令人感受到這些國家旺盛的企圖心,亟欲對世界表達出大國的信心及意志。

二、建築師的核心價值及能力

建築不只是結構計算,還包含哲學、文化、美學、機能、生態、社會性(Sociability)等各向度的考慮。

十六世紀的詩人Sir Henry Wotten認為:建築物有三個要素:

  1. 愉悅的
  2. 穩固的
  3. 適用性的

舉一個最平常的例子來講,今天在台灣,任何一個購屋者都知道:結構安全只是購屋時的一項基本配備而已,一般購屋者均以提升到注重美觀、格局,動線佳、通風良好而且方便使用;就實質面來說建築物裡還包括許多硬體設施,如結構、水電、空調、消防、升降機、及污水處理等等。

建築師就像是一個導演,統合協調各類專門技師,來協力共同完成建築物的硬體設備。而土木技師和結構技師的能力和經驗,只是處理「穩固」項目下一個分工的單科專業技術而已,沒有能力去執行超過自己單科能力之外的工作,這就好像燈光師沒有能力去做導演的工作一樣的道理。

其次,就建築美感的創造而言,這跟畫家、音樂家一樣,是建築師花一輩子時間都在追求的原則。建築的美感至少包括下列五種原則:

1.活潑生命力的原則(Principle of Animation),亦即建築物應該像人一樣生氣蓬勃,不可以像國內土木、橋樑、道路多由土木結構技師主導設計,以致硬梆梆的。

2. 自由原則(Principle of Freedom),不論在視覺上及身體上都要自由,通透無阻礙。

3. 安穩的原則(Principle of Security),即安全穩固。

4. 和諧原則(Principle of Harmony),即符合比例及秩序等原則。

5. 一體性的原則(Principle of Organic Unity),任何部分都要恰如其分的不能增、減或改變。

因此可以知道,安全只是建築美感的五種原則之一。建築物如果只停留在安全的層次,則只是一個很堅固的結構物而已。

建築師不僅要求建築的安全而已,使一棟建築物不只是安全穩固,而且外觀和使用功能上更要令人愉悅和適用,這便是建築師和土木技師的專業養成教育差別所在。

除此之外,建築師還要不斷超越去追求更高更遠的目的;建築師貝聿銘(1983普立茲建築獎得主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Laureate)就說:「更重要的是建築家追求一種特殊的性質(Special Quality),以代表所在地的精神」。

可以說,一棟建築物若沒有附加一些人的理想和人的價值在裡面;沒有方便使用的功能在裡面;沒有美的成分在裡面,那會是很難看又難用的結構物。

Jorge Silvetti(Havard哈佛大學建築研究所長) 在評論 Jorn Utzon(2003普立茲建築獎得主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Laureate)所說:「他在建築上的探險成就,提醒我們一件事:對於意義深長和深奧的建築理念而言,『表現與技術能力』只是一個僕役性的次要角色。His explorations remind us that both 『expression and technique』are servants and secondary to more profound and foundational architecture ideas……」;這是世界所有建築師職業的文化基本認識和價值信念。

三、建築師和土木與結構技師的差異

土木技師和結構技師的養成背景,都來自大學土木系,大學土木系課程,多是以各種的工程力學為主要學習科目,所以舉凡是與結構力學相關的結構物,都是他們的業務範圍,從公路、橋樑、水利防洪、大地地質、鐵路隧道、水土保持……等等都是。

所以處理各種結構物的力學行為,是土木技師結構技師的核心能力。土木技師和結構技師的高考專業科目也主要是在測驗這種能力。建築師也非常信賴土木技師和結構技師的專業能力,所以建築物的結構設計都放心的委任他們來處理。就像導演很放心的把燈光的事交由燈光師處理一樣。

土木技師聯合結構技師公會爭著要擁有建築物設計監造權時,也透露出他們對建築觀點的水準,他們把結構物當作是建築物。

Thom Mayne(2005普立茲建築獎得主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Laureate)說:「建築師一種廣泛性的綜合通才修養,而不是單一種專業人員的專門學問。Architecture is a generalist discipline. Not a discipline for the specialist.」,若以運動項目來比喻,土木結構技師好比是單項運動的專才,而建築師則是十項運動的全才,從比較建築師與土木結構技師的高考考試科目來看,就清楚的說明建築師和工程技師的本質差異。

四、土木與結構技師不能取代建築師

優秀的建築為它們的國家帶來榮譽,也令國民充滿信心與驕傲,而這些正是台灣目前所缺乏的;反觀台灣,若要修改法律讓以結構計算為專業的人,來擔任這些建築設計監造的工作,真是問道於盲。

從九二一大地震以前到現在,土木技師和結構技師就一直是建築師結構設計部份的協力廠商。他們的工作之一就是接受建築師的委託,進行結構設計,他們不了解建築師設計背後的文化過程,大概認為建築師的工作,只要排好柱子就可以了,所以這樣的工作土木技師和結構技師也做得來,企圖推翻目前國際建築通行的分工模式,想便宜行事,不用辛苦參加建築師證照資格考試。於是乾脆要求修改建築法十三條,直接取得建築設計監造的工作,這是背離國際潮流,全然漠視建築的人文藝術部份。

下面且就舉一國際規格的例子-APEC的規定,即可不辯自明。

1. 建築師與工程師分立: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下有「APEC建築師計畫」及「APEC工程師計畫」。且在2005年12月28、29二日分別舉行了我國第一屆「APEC建築師」及「APEC工程師」授證典禮。

因此,若不是性質各自獨立,又何必分開成為兩個獨立計畫?﹙詳「APEC建築師」及「APEC工程師」操作手冊﹚。

2. 建築師考試及註冊制度上:

「APEC建築師計畫」之教育基準為「至少得接受四年主修建築學之大學正規教育」,此與國內目前建築系之教育內容相同。土木技師和結構技師既沒有四年主修建築學之大學正規教育,又沒通過建築師考試,卻要充當建築師,這樣公平嗎?﹙詳APEC建築師註冊標準﹚。

3. 業務執行上:

因建築物設計監造須包含基地實質環境分析、空間規劃、及各項設備之整合(15類技師參與),APEC亞太建築師執導委員會(2002年.12月)宣言,明確指出「建築師係建築物設計監造整合者」,此亦與現行建築法第13條內容吻合。我們為什麼要改為與先進國家悖離的規定?難道我們比世界先進國家眼光獨到?

五、 結語

社會中每個人都不能單靠自己達到自足,所以有分工的必要,建築也是如此,在分工的架構下,每一個人貢獻他最擅長的部分,這才會成就社會最大的福利。

若有人不專心盡力在自己的崗位上貢獻,卻吃碗內看碗外,專門算計或嫉妒別人的工作,或因此而抹黑別人,把自己神聖化,這樣沉醉於被私慾所牽引的人,表面上說是為了公益,反而是社會最大的公害。

不真實的事情是經不起檢驗的。人若捨正道而不由,卻可能適得其反,且未能樹立其應有之社會地位。

為了台灣建築文化的健康發展,土木技師及結構技師若真想從事建築師的工作,建議其應再回學校實實在在的進修建築課程,通過建築師考試,大家一起共同為台灣的建築文化而努力,才會贏得社會的尊敬。

土木技師及結構技師公會應鼓勵其會員發揮其結構專長,設計監造出世界一流之橋樑、道路、水壩….等公共工程,為台灣爭口氣。或為國內上述工程品質把把脈,做出改善造福後代子孫之德業。至少也應照國際上專業分工的作業慣例,與建築師良性配合,共創優秀建築物,夙幾為台灣這塊土地建設美麗家園多做些貢獻。

若國人不察,認為只是建築師公會與土木、結構技師公會工作權之爭,事不關己,而讓土木技師及結構技師,不用辛苦參加建築師證照資格考試,直接取得建築設計監造的工作,則其後果將是繼1999年921大地震天災之後,埋下了影響台灣國土風貌之921大地震,這就真正是人禍了,且其餘殃亦將源源不絕。

可想而知,台灣還會有什麼建築物可傳諸久遠!且若因此惡例一開,是非顛倒價值錯亂,則群起效尤,其效應必將波及其他業界。將為台灣各行業分工的基石埋下禍端,可不慎乎?

最後我們再以世界建築桂冠-普立茲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2002年得獎主的評論辭作為本文的結束:

Slivetti評論 Glenn Murcutt(2002 Laureate)時說:「Glenn Murcutt 是一個現代主義者,一個自然主義者,一個環境主義者,也是一個人文主義者,他是一位經濟學家和一位生態學家,身為一個建築師,他包含融貫了這些傑出的特質在他的作品裡。Glenn Murcutt is a modernist, a nuturalist, an enviromentalist, a humanist. an economist and ecologist encompassing all of these distinguished qualities in his practice as a dedicated architect……」。

本文發表於2006/2/25東海大學舉辦的建築專業未來研討會

其他問題或意見請教 本文意見回覆

* 必填

*大名
*email

*問題或意見

 


(廣告推銷者將不予回應)
*驗證碼

 

BACK TOP


隆德建築研究所網友來函
一次偶然的機會登上貴所的網站,高興看到台灣又有一位執著於自己理念與設計精神的建築師為了專業上的堅持而積極投入創新與研發,這真的是對設計界的一種激勵與啟發。

回顧業界,畢竟現今有太多的建築師在執業的心態與專業設計能力的養成教育上只重表象而缺乏內涵,重利益而輕品質,導致一推的都市之瘤應然而生,附其設計背後的理論基礎更是無法讓人茍同。

真希望有更多的設計人能繼續為了台灣這塊地土的永續發展堅持下去.

台北縣 吳健民


郭建築師您好,

拜讀網上隆德觀點上的幾篇大作,心中頗有同感,尤其是台灣觀點的部份。這個是我在歐洲、美洲及南亞5年多施工後很深的感觸,也是促使我回到台灣唸研究所的動力。

希望未來有更多的機會與您請教。

台中 謝南陽


若您也有同感或意見,請不吝告訴我們
郭隆德建築師之建築觀點清水混凝土建築專業設計監造 郭隆德建築師事務所